-龔雲卿就這麼看著引起京都暴亂這件事的罪魁禍首吃完了盤子裡的最後的一片蘋果,最終還是他先忍不住了先問了出來。

“你真不打算跟我說為什麼要對李家動手嗎?”

薑明浩瞥了一眼注意力一直放在自己身上的龔雲卿,擺擺手:“還能因為什麼,當然是和櫻花國有聯絡。”

“扯淡,要是真有這方麵的訊息,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龔雲卿接著從包裡拿出一摞摞的檔案和檔案,摔在一旁的床頭櫃上。

“李斯,華夏人,幾天前受到槍傷,剛從死神手裡救回來。”

“李傑,那個抓了你閨女的罪魁禍首,李傑死後,李家家主把李傑一脈的人全都送了進去,一個冇留,生怕惹火上身。”

薑明浩看著這個年輕又認真的男人,不由得和十年前那個身影漸漸重合,他把手伏在眉角,搖搖頭:“你還真是和你爸爸一摸一樣。”

“冇錯,這就是我對付李家的理由。”

“開什麼玩笑,你可是...你不可能因為這種事冒出這麼大的風險!”再往下說就真的說出那些保密的東西了,龔雲卿盯著一臉玩味笑容看著自己的薑明浩,最終自己還是泄了氣,妥協道:“好吧,我不問了。”

“哈哈哈,這纔對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其餘的不需要你來操心。”薑明浩坐起身,完全冇了剛剛那副重傷的樣子,摟過這個好友兒子的肩膀:“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多,反倒越容易死。”

“偶爾裝裝糊塗也挺好的。”他拍拍龔雲卿的肩膀,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慰問就這麼結束吧,你就按照事實報道就好了,不會有人為難你的。”

等龔雲卿走後不久,蘇楠楠帶著女兒回來了,和剛剛的那副勞累樣子不同,她似乎稍稍打扮了一下,化了點淡妝,額角的碎髮也都撥到耳後。

蘇楠楠進來時,手裡還拎著幾個保溫盒子,裡麵是打包帶回來的午飯。

“欸,剛剛那個...”

薑明浩接過保溫盒趕緊拉出桌板,一一擺上:“嗐,早走了。”

“哦。”蘇楠楠哦了一聲後,開始收拾薑明浩旁邊的床,她有點潔癖和強迫症,很難忍受所處環境變得這麼臟,亂。

“你吃了嗎,要不要一起?”

桌子上全都是薑明浩愛吃的菜,紅燒肘子,蔥燒海蔘...

原本醫生是不讓他在恢複期吃這麼油膩的東西,之所以買這麼多大餐,主要還是當年兩人剛結婚的時候,薑明浩胸口被刺了一刀,肺部都被刺透了。

在家裡養了好幾天,每天都是各種營養湯和補品,最終他受不了這些冇有葷腥的日子了,偷偷跑出去大餐了一頓。

當然被髮現了,不過第二天再去複查的時候,發現這傢夥竟然好得差不多了!

連當時的主治醫生都覺得不可思議,說從業幾十年了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體質。

不過按照薑明浩的話來說:“吃得好吃得多才能好得快!肚子裡一點油水都冇有可不要在床上養著!”

-